t6ai1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14,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九章 心魔(2)熱推-4iyfy

Home / 懸疑小說 / t6ai1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14,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九章 心魔(2)熱推-4iyfy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忽然,她觉得有些冷了,不得不添上一件衣服,然后双手抱在胸前,又回到窗前,凝视远方——似要看清世界尽头正在发生什么。
有些事谁也无法理解:她忽然情绪高涨,激动若狂,歇斯底里地想见尼采的幽灵,使她不再怀疑,他不会因为一场雨,而失信于她,他会按时在山野等她。
她想证实她的想法:尼采的幽灵会不顾风雨到山野等她。毕竟他们的约会刚刚开始,爱情还没有完全枯竭。尽管他说他超脱了爱情,她相信那只是他信口开河。因为……他的感情是那么丰富而有激情。
林静笃慌忙地穿上一件粉色连衣裙,雨伞也不拿,直接出门,步入雨帘,向别墅后的深林狂奔而去……
珠子一样的雨滴打在她脸上,让她睁不开眼。
她撞到了一个人,他在峡口遇见过。这次,她还是没跟他说话,而是擦肩而过。这个人正是已经守候在峡口的李侦探。
眼下,林静笃只想赶快证实她的疑惑,尼采的幽灵会不会冒雨在那等她……其它任何事都与她无关。
望族 嫡 女
林静笃浑身都湿透了,头发贴在额头和脸庞上。
出门时,她鞋都没来得及换,趿了一双人字拖,路上滑滑的,她摔了好几个跟头。她却像一个人人膜拜的勇士,摔倒了爬起来,跑不到几步,又会摔倒,又爬起来……就这样,她跌跌撞撞地到了峡口。
她透过雨帘朝榛子树下张望,心里一震,像得到“精神恢复剂”,一阵狂喜。
——原来尼采的幽灵口是心非,他没有超脱爱情,他爱她,他不顾风雨地早早地来等她了。
尼采的幽灵像武侠中的武士,盘腿坐在雨中,耐心等待相约跟他比武的人到来。神情镇定,好象全世界都由他掌握着……
尼采的幽灵——压倒了她的思绪,犹如一次急刹车,把她所有的思想都给控制住了,只想上前跟他拥抱——疯狂地、肆无地拥抱,感谢他给她这个惊喜,会冒雨等她的到来。她爱他,他的一举一动——让她觉得爱他是理所当然。因为,他给了她爱的回报——他不顾风雨等着跟她约会——这是爱的细节。许多时候,真情就体现在细节上。
她激动地跑到他面前,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水,说道:“——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尼采的幽灵站起身来,紧紧地抱住她,轻声道:“我还担心你不来了,昨天,我好象惹你生气了。”
林静笃道:“是的,是惹我生气了,而且我还不打算来了。”
尼采的幽灵道:“我理解,你不来我也不会怪你……但我会失望。”
“不知道为什么,我离不开你了。”
“你没有说谎,你确实离不开我了……你为了尽快见到我,都没来得及穿一双合适鞋子,就趿了拖鞋”
林静笃不禁害羞的脸红心跳……她竟然为了尽快见到一个男人,不顾体面,就出了门,然后向人投怀送抱!
尼采的幽灵擦去她额头上的雨水,额头发烫,像炽热的火焰,问道:“你很热吗?”
林静笃微微喘气道:“是的,好热,我跑的太快了。”
他们在雨中紧紧地抱在一起,窃窃私语……雨滴打在他们的头上、肩膀上和背上,但这并不影响这对恋人亲热,反而增添了浪漫的氛围。
峡口处,有四只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他们却毫不知晓。他们似掉进爱的深渊,已经顾不了深渊外的世界了。
在峡口偷窥这一幕的人,终于爆发了。
当然只有其中一个人变得情绪激动。因为,他真切地目睹了他心爱的女人被一个异国人俘虏了……
他,就是吴藻。
吴藻和李侦探一起来跟踪林静笃,本只想来看她一眼,以解他的相思之苦,不想遇上这么难堪的事:男人和女人没了廉耻,简直就是伊甸园里偷吃禁果的亚当和夏娃。
他情不自禁地操起脚边的一块石头,凶光毕露地要上前拍死他们。
李侦探连忙从腰间抱住他,苦口婆心道:“吴总,你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杀人,这样不值得。”
見 字 如 面 小說
吴藻并不听他的话,愤怒的像一头大牯牛,挣扎着执意要去,今日不弄死他们,他誓不罢休。
“他们简直就是两条不知廉耻的虫子,我要活活砸死他们,让他们见鬼了才会称了我的心。”
吴藻平时的涵养,此时了无踪影,简直就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地痞流氓。
李侦探紧紧抱住他,一再请求他冷静,一定要冷静。
吴藻真切地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疯狂地要摆脱李侦探。
李侦探是一个大个头,矮小的吴藻并不能轻易占上风。
我的专属小女仆 欧夏乐
他们重重摔倒在地上,吴藻连忙爬起来,乘机溜掉。李侦探敏捷地抱住他的双腿,他又栽了一个跟头,膝盖磕在尖尖的石头上,痛的他一时不能爬起来了,只得绝望地坐到地上。
李侦探怕林静笃他们发现,慌忙扶起吴藻,焦急道:“吴总,我们快走吧!我们怕是要惊动了他们。”
吴藻的心都碎了,再计较也是徒劳。
吴藻绝望地推开他,踉跄着冒雨前行。他隐忍着膝盖上的疼痛——血液染红了他的裤管,艰难地迈着步子。好几次他摔倒了,李侦探拉起他,他强行挣脱他的手,痛苦地摇晃着身子一高一低地走着,似一个受伤的战士,逃离血腥的战场。
终于,他们来到了停在公路上的车子旁。
吴藻稍微平静了一些,不顾浑身湿透,钻进车里,双手钳子般握着方向盘,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他。”
李侦探坐到副驾驶上,问:“杀了男人?还是女人?”
吴藻怒视前方,坚定道:“杀了那个女人,无耻的女人。”
李侦探眨了眨眼,规劝道:“吴总,一定要慎重考虑,对你来说,那个女人无足轻重,杀了她不值得。”
“我爱她,你知不知道?”吴藻失去理智地朝他吼道,口水混着雨水从李侦探脸颊上流到脖子上。他顺手拿起纸巾擦了擦,并不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