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qc8精彩絕倫的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ptt-第四百章 情劫,這個世界是怎麼了鑒賞-knima

Home / 仙俠小說 / rkqc8精彩絕倫的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ptt-第四百章 情劫,這個世界是怎麼了鑒賞-knima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你们就是曹宝和萧升?”
李念凡微微一愣,细细的打量着二人。
这两人就是导致赵公明死亡的直接原因,可以说天生为了克制赵公明而存在的。
封神时期,赵公明手持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可以说是圣人之下横着走,打得燃灯抬不起头来,只不过在追杀燃灯的途中,路过武夷山,撞见了曹宝和萧升在下棋。
这两人不过是区区散仙,修为不值一提,但偏偏身怀落宝金钱这种功德至宝,阴差阳错之下,却是将赵公明的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和缚龙索给打了下来,让赵公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损失了两大至宝,瞬间处于了下风。
却不想,在神话传说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两名‘小人物’居然就在自己的面前。
曹宝和萧升被李念凡盯着,顿时背脊发凉,忐忑不安道:“圣君认识我们?”
“听说过而已,我虽然是功德圣君但不过是凡人,你们不必这么紧张的。”李念凡不由得笑了笑,随后道:“你们似乎是赵公明的手下吧。”
在神话故事中,曹宝和萧升同样进了封神榜,有意思的是,却是成了赵公明的手下,应该是为了偿还封神量劫时期的因果。
萧升是招宝天尊,曹宝则是纳珍天尊,专司迎祥纳福、商贾买卖,主要管理的是凡人的钱财,在天宫中也就算是一个小官。
萧升恭声道:“圣君大人说得是,我们是龙虎玄坛真君……也就是赵公明的手下。”
李念凡好奇道:“玄坛真君呢?”
曹宝道:“玄坛真君当年是圣人门徒,而且修为比我们强多了,在大劫中一去不归了。”
李念凡点头,不由得对当初的大劫产生了一些疑惑。
死了这么多高手,而且连圣人都逃脱不了,秩序都乱了,这显然比以往的任何一次大劫恐怖多了。
此事蹊跷啊。
李念凡收回了思绪,问道:“你们刚刚是在管理凡间的财?”
“回圣君的话,正是。”曹宝开口道:“若是为了钱财害了他人,会记入业障之中,当然,散财赎罪者,也可抵消部分业障,同时,我们也会控制财运,使之在正轨上。”
萧升紧张道:“其实刚刚我们也是忙里偷闲,个人的业障除非太过特殊,否则我们不需要太过在意,还请圣君大人见谅。”
好啊,原来是在上班时间……看视频?
李念凡哈哈大笑,“行了,不用紧张,我又不是你们老板,随便看看罢了。”
财神的主要工作其实就是避免天下财运混乱,财为乱之源,一旦财运混乱,凡间必然大乱,不过讲道理……工作还是很轻松的。
李念凡笑着道:“好好干,争取到年底给你们发工资。”
等到李念凡离开,曹宝和萧升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默默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这就是身为大佬的气场吗?太可怕了,我们大气都不敢喘。
不过紧接着,曹宝就微微一愣,奇道:“萧升,刚刚那个……圣君说的工资你知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萧升细细的思量着,“发工资,这听起来怎么像是凡间发俸禄的感觉?”
“俸禄?”曹宝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后眼睛中陡然迸射出精光,激动得颤声道:“以圣君的身份,他所说的工资,不,不会是指功……功德吧?”
“嘶——你这么一说,还真像。”
萧升的瞳孔一瞪,兴奋得开始在大殿内踱步,“我们也算是在稳定凡间的财运,好歹有些功劳啊,八成就是了!好好干,得好好干,争取年底能多分一点功德!”
“什么功德,圣君说了,那叫工资!”
“对对对,为了工资,努力,奋斗!”
總裁誘妻入甕
……
从财神殿走出,李念凡又逛了逛其他的仙宫,对于神仙的工作逐渐有所了解。
天宫的存在主要就是避免三界的秩序混乱,各部神仙并不是大事小事都管,想管当然也可以管,看心情。
主要职责是,在出现了错误方向的时候,要及时的出手调整,防止酿成大祸,正常情况下还是很闲的,而一旦出现了不可控的情况,那就是该动手的动手,该出兵的出兵了。
同一时间,月老宫。
一名少女手里捧着一堆红色的毛线,正瞪大着眼睛,一根一根的拆分着。
这堆红线有十几根线头,简直团成了麻花。
少女的眼眸中已经满是血丝,一副快要崩溃的模样。
“死结,死结,又是死结!这是什么情况?”
她嘴巴嘟着,简直欲哭无泪,长叹道:“这么多年,这个世界究竟经历了什么?感情这么复杂了吗?求你了,还是让我重新封印吧。”
又拆了一会儿,非但没能理顺,反而由麻花变成了一个麻球……
“他爱她,她爱他,他又爱她和她……啊——让我死吧!”
少女把麻球一扔,彻底崩溃了,扭头看向不远处,坐在门口的老头身上。
那老头头发花白,而且发量极少,少到已经有秃顶的趋势,穿着一身红袍,正用手挠着头,皱着眉,对着手里的一个册子发呆,一副陷入苦恼的模样。
“师父——”
少女可怜兮兮的看着老头,悲伤道:“我失败了……”
老头扭头看了一眼少女手中的麻球,嘴角抽了抽,随后抬手一挥,一把金色的小剪刀便落在了少女的面前,“没救了,剪了吧。”
“得嘞!”
少女激动的拿起剪刀,咔咔咔,心情舒畅,顿时感觉世界清净了。
不过还不等她长舒一口气,刚刚那群感情复杂的泥人中,其中两个泥人又飞快的窜出了两条红线,随后迅速的绑在了一起。
“快刀斩乱麻之后,这么快就确定了真爱吗?”少女的眼眸微微一亮,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在那两个泥人身上时,瞳孔却是猛地一缩,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定了定神,拿起其中一个泥人,确认似的摸了摸泥人的疙瘩,接着,又拿起另外一个泥人,摸了摸,还有疙瘩……
“这两个……居然都长着疙瘩!”
怨靈難養
少女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目光复杂,难以置信中夹杂着惊恐,但更多的却是……隐隐的兴奋。
“变了,这个世界变化太大了。”
她的声音中带着颤抖,似乎是兴奋导致的,“师父,这种情况怎么办?”
麦田守望着你的幸福
“这还用问,剪。”
“剪?剪哪里?”
“剪线啊,你还想剪哪里?”
“哦……”少女似乎有些失望。
老者则是挠了挠自己的头,突然发现居然又有几根头发掉落,眼睛顿时就红了,当即忿忿道:“赶紧剪,剪完跟我去地府!”
少女一愣,“师父,去地府做什么?”
“去找牛头马面理论!太欺负人了!他们这是存心想让我变秃啊!”
一边说着,他带着少女,已然向着门口奔去,不过刚到门口,脚步却是一顿,跟李念凡撞了个满怀。
“圣……圣君大人!”
老者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后连忙拱手行礼道:“小神月老拜见圣君大人。”
小落也是随之行礼,“小落拜见圣君大人。”
李念凡还礼,笑着道:“月老,你们这么着急,是准备去哪里?”
“哎,圣君大人,您来得正好,您给评评理,地府这事是不是做得不地道?”
月老简直是满肚子怨气,苦恼得不行,将手中的册子递给李念凡,诉苦道:“情劫哪有那么好设立的,他们倒好,随随便便写上情劫两个字,难题就直接踢给了我,我能怎么办?”
李念凡打开册子,却见其上写着一段话:历九世情劫,虽次次劫难重重,情路多坎坷,阻挠有如天堑,但结局圆满。
嗯?
这话怎么有些眼熟?
是云依依和戒色和尚吗?
“你看看,你看看。”月老痛心疾首,悲愤道:“阻挠都天堑了,结局居然还得圆满,这不自相矛盾吗?关键……像这样的情劫,我要给他们准备九世!我这点头发都不够想的。”
“那个……不好意思。”李念凡沉吟了片刻,无比歉意道:“不出意外的话,这两人正是我的朋友,是我让地府帮忙关照的。”
月老顿时化为了雕像,傻了,不动了。
他的嘴里在抽着凉气,牙疼,心凉,脑壳要炸。
我刚刚说了什么?我在做什么?我是不是要凉?
“那什么。”
月老的声音中都带着一分哭腔,差点直接被吓得哇哇大哭,颤声道:“我突然觉得,这段话写得好,写得太好了!我身为月老,一直在寻找这种挑战,不就是情劫嘛,这是我的强项,如此富有挑战性的内容,有趣,太有趣了,我已经开始兴奋了,我这就好好构思,圣君大人放心,这事保证妥妥的。”
李念凡忍不住好笑道:“月老,你不必如此,我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
“强人所难?”月老的嘴唇都在哆嗦,小心肝乱颤,连忙道:“怎么会?一点也不为难,我这是太高兴了,我打心里太乐意做了。”
李念凡开口道:“月老,关于这个情劫,我倒是有些想法,你可以参考一下。”
月老不假思索道:“圣君大人请说,小神一定洗耳恭听。”
“师父,我们还是先请圣君大人进去坐坐吧。”
一旁,小落小声的提醒道,她忍不住偷偷看了看李念凡,见他的脸上一直带着友善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师父为何会如此怕他,太帅了。
“对,对对,瞧我这脑子。”月老幡然醒悟,忙不迭的点头,“圣君大人,请,快请。”
————
“那就叨扰了。”
李念凡迈步进入月老宫,眼睛不由得撇了撇那堆放置的泥人还有红线,生出了一些心思,不过被暂时压下。
小落已经小跑着,给李念凡泡了杯茶。
李念凡开口道:“月老,情劫方面确实需要技术含量,我这里倒是有几个关于爱情波折的小故事,希望能帮到你。”
月老诚挚道:“恳请圣君大人教我。”
他的头发是真的扛不住了。
“第一个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
当即,李念凡把《梁山伯与祝英台》,《许仙与白娘子》,《西厢记》等前世著名的爱情故事给讲了一遍。
基本都是短篇小故事,讲起来并不复杂,但爱恨情仇却十分到位。
从开始到结束,一旁的小落眼泪就没停过,不停地抽泣着,至于月老……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甚至手中还拿着毛笔,做着笔记,激动道:“好,这些故事太好了!小落,你别光哭啊,记下来,快记下来,这些可都是珍贵的素材,以后可以用于实践,让更多的人去追求爱情。”
末世之黑心人
李念凡的心头微微一动,突然感觉有些怪异,以后……这些凄美的爱情故事不会是因为我而诞生,然后流传下去的吧?
“圣君大人真乃大才啊,这些故事,每一个都感人至深,足以传为佳话,帮了我月老宫大忙了。”
月老这话可没有拍马屁的成分,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佩服与感激,有了这些模板,以后可以轻松很多了。
高人这也太厉害了,就连爱情故事都刻画得如此深刻,简直太神了,这天下间还能有难题难住他吗?
李念凡笑着道:“我朋友的事就有劳月老操心了。”
月老面色一正,当即保证道:“圣君大人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我这就亲自安排,给他们一个难忘的体验。”
转眼,就到了出征的那天。
李念凡没有闲着,自然是准备跟着去见一见‘天兵天将’降妖的盛大场面。
这天,南天门门口,聚满了天兵天将,整整三千人。
虽然为了凑人数,其中有些修士根本还没有成仙,但,三天的时间依旧是凑不齐三千人的。
氣沖星空 田園如夢
為妃作歹 西湖邊
但是……玉帝的一波操作再度让李念凡大开了眼界。
这三千人中,有接近两千号人,是他用散豆成兵的手法给变出的。
这就很骚了。
领队的太华道人是玉帝的化身,身后的天兵有一大半是玉帝的散豆成兵,这次活动基本等于就是玉帝自己在唱独角戏啊。
为了护住天宫的面子,他也是煞费了苦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