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16e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六十四章 我要殺了你! (w字大章)讀書-e07ps

Home / 其他小說 / mm16e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六十四章 我要殺了你! (w字大章)讀書-e07ps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人生而恐惧。
从诞生至成年,我一直都被生命最大最初始的情感包裹——对于生存与否,是否能看见明天的恐惧。
飛狼
严格意义来讲,自学会语言,称呼我面前那位冷漠的男人和敬谨的女人为父母开始,这份难以言说的情感,就一直都充斥我心。
皇室的幼子,母亲并非显贵家族,这样的组合本身,就代表着‘折磨’。
我出生前,母亲就被下药,曾经也有过一个‘哥哥’因‘意外’流产而无法出生,这恶毒的宫廷阴谋令那位可怜的女人身体状况雪上加霜,更是难以再次孕育后代。
我的诞生纯属意外,因为那时有另外一位妃子更受父皇宠爱,从而让我失势的母亲被忽视,谁也没想到一位流产过的体弱女子居然还能再次受孕,并且以莫大决心,冒着死亡的风险将我早产而出。
她选择早产,是因为那时其他妃子已经起疑,与其让她们发现后再谋划阴谋,不如直接生下我,那样至少还能得到我那无情父皇的些许庇护。
我感谢我的母亲,比谁都要感谢,那是我诞生于世的因缘,是唯一爱我且不惜一切代价的人。
至于其他人。
我知晓平民的生命如杂草,尤其是居住在移动都市之外的居民,他们要忍受饥饿,穷苦,天灾,魔化病,要接受帮派和帝国的剥削,他们的生命充满苦难,我即便是听闻都不禁为之动容。
但就如同我要面对其他妃子,哥哥的打压,面对皇帝的考验,以及大臣的端详那样,我也同样要承受这般苦难,由人带来的灾祸人劫。
自然,我比他们幸运——虽然都不能离开帝都半步,但是我却能吃到相较于平民更好的食物,接受更好的教育。
可也因此,我也比他们更加痛苦:因为我知晓生命的可贵,反而开始畏惧死亡,不如他们洒脱,无知无畏。
随着成长,我也逐渐明白我存在的意义。
清宫爱:兰妃泪
我要和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争夺阿斯莫代帝国唯一的皇位,在这过程中,只要能得到皇帝的许可,我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也能动用任何手段。
隐藏在和睦皇宫中的,是一群渴食血肉的饿狼,那是一个隐藏在帝国高层中的黑暗丛林,而我是这丛林食物链的底端。
我接受了这点,因为我是皇子,这是我应得使命,我天生就拥有这世间至高无上权利的继承权,自然要承受考验。
但有些时候,我也会想,我宝贵的生命诞生,就是为了和一群面容狰狞的亲人争夺一个皇位吗?
我的母亲冒着难产的风险也要将我诞生于世,那时,那个可怜女人想的,肯定不是什么‘我要让他成为这个帝国的皇帝’吧?
她想的,仅仅只是,希望我这个早产儿,能平安活下去而已。
所以,偶尔,的确会又愤怒又茫然地在屋顶凝视星空,在注视着漫天繁星时,怀疑这一切是否有意义。
为什么,想要申明我不想要皇位都不行?
如此无聊又可悲的争夺,真的需要耗费我一生的时间,甚至是生命去和兄弟姐妹们互相折磨吗?
有些时候想过死——死就一了百了,免得那么痛苦无聊。
可每次抬头看星星的时候,我的心中却总是突然充满了勇气。
唐門新娘,女財閥的危險婚姻
——这个世界那么广袤无边,诸多纪元的历史和遗迹就在天地之间。
那么多奥秘,那么多未知,仅仅是思索就心中火热的冒险……
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去?
秉持这唯一的信念,我活到了一切的转机。虽然我宁肯不要那转机。
母亲死了,可怜的女人,伟大的母亲,用自己的生命为我换来离开皇宫的机会,一个让我可以逃出去的机会。
我悲痛欲绝,但是母亲让我好好活下去的字条,以及阿哈罗诺夫的安慰却让我明悟,我的生命并非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它承载的是我母亲的性命,我对自由的渴望,我们对未来的期许,以及活下去的理由。
母亲和我的一切的意义,都在我这条命上。
所以我逃了出去,和我最好的伙伴阿哈罗诺夫一齐。
不得不说,荒野中的生活的确十分危险,虽然我们做好了万全准备,但还是遇到了过于强大的源能野兽,被那条黑蛇追了半个丛林,差点就葬身蛇腹。
幸亏那时遇到了伊洛维兹,如果没有这位最好的朋友,很可能我们根本活不过三天。
而和他们在野外生活的日子,是我最轻松惬意的一段时光。
我们前进,冒险,没有任何束缚,只是享受在这片天地中游历的乐趣。
无论是三个人挤在马厩中胳膊挤着胳膊,大腿挨着大腿;还是因为被无良贩子骗了,吃了半个月发霉的面包和腥臊熏肉,那都是有趣的回忆。
我们策马在席马恩大草原上奔驰,跨过刚刚经历过天灾的辐射丘陵,我们曾与西部丛林的传奇源能野兽,一只庞大的双头鳄鱼战斗,并且将其头颅带回了帝国,凯旋回归。
那时,我甚至不再恐惧。
即便是面对遗迹堡垒中的重工机兵傀儡,面对有着种种异能的上古纪元构装体,即便是手中只有一把长剑,却要面对敌人几近于无穷无尽的射线炮攻击,我也没有半点畏惧。
是,我的确有可能死,但那是我自己决定的,我知晓风险,我选择了冒险。
小区来了个极品女业主
倘若我这样死了,那就是我的命运,这种自己掌控自己生命的感觉,只有这种危险的时刻才能感应到。
我本以为这就是我未来一生的缩影,我将和我的两位伙伴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冒险者,探索埃安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我甚至已经建立了一个据点,我精心设计的庄园。
阿哈罗诺夫在那里埋了几桶葡萄酒,他说等未来咱们功名成就,这酒就作为我们成为传奇冒险者的见证。
而我笑着说只有葡萄酒怎么行?于是就又放了一坛蒸馏酒,也算是丰富口感。
这样的生活,倘若能持续下去,即便是死也是快乐的。
直到那一天。
皇帝的禁卫前来,‘邀请’我回去,回到那个充满着恶毒视线的皇宫猎场。
他的理由是我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我已有资格和那些愚蠢的兄弟姐妹竞争。
恐惧再一次于我骨髓中流动。
我忽然醒悟,我的生命并不属于我自己。
无论是自由,愿望,梦想,冒险,远方……在生存面前,我所渴望的一切都毫无意义,我的未来并不由我决定。
在‘父皇’的命令下,我再一次陷入牢笼,被束缚,被其他人禁锢。
那时的我几近于崩溃,在禁卫离开后沉默了一天一夜也没有说话,心中什么也没有想,只有几近于绝对的无奈和茫然。
“与其回去,我宁肯死在这里。”
“别担心,我们会陪你的,米哈尔,哪怕是你的那些兄弟姐妹凶残如虎,我也能为你挡住!”
而伊洛维兹前来安慰我,这个单纯的猎人,自命为骑士的乡下小子拍着胸脯自吹自擂:“假如就你和阿哈罗诺夫那的确可能有些困难,但倘若加上我,你指不定就能当皇帝呢?”
“可不是嘛。”而阿哈罗诺夫也远比我镇定,他笑道:“至少比起当初咱们逃出来时强多了,你和伊洛维兹都快神意阶了,完全足够自保,倘若都进阶,那么在众多成年皇子皇女间,也算是相当强的势力。”
“……你们难道不怕死吗?”
我那时问伊洛维兹,语气充满了困惑:“那快死的老头子只是要我回去而已,你们大可以留下,过自由自在的日子啊!”
“陪我回去,可是几近于十死无生!”
“嗨。”
他们说道:“咱们可是最好的兄弟,怎么可能抛下你?”
我如果是他们,我会抛下的。
无论是阿哈罗诺夫,亦或是伊洛维兹,我都不愿意为了他们死。
是的,我会尽我全力去帮助他们,去让他们更加幸福,我愿意放弃我自己的利益,让伊洛维兹可以变得更强,可以让阿哈罗诺夫享受他平静的生活,就像是现在那样,我能包容他们的一切,所有的缺点,小毛病,一些贪婪和脾气。
我很好说话,也不想让他们跟我回皇宫,因为我知道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哪怕是我想活着,也不想让朋友陪我送死。
但倘若遇到同样的状况,我不会冒着风险留下。
这是我唯一能执着的东西,我如果死了,这世间的一切再怎么美好又有什么意义?
那些没有探索过的秘境,无人知晓的历史,倘若我死了,那些东西存在又怎么样?
我又看不到了。
我是个卑劣的人,但我不会因此而感到耻辱,耻辱是觉得自己做的是错的,但还这么做,所以才会感知到的情绪。
而我只是想要活着,纵然卑劣,但这又有什么错?
回到皇宫,我再一次参与了那场争斗。
宫廷内的密谋总是毫无趣味,随着坐在换皇座上的那个愚蠢老头越来越虚弱,继承人之间的斗争也越来越明显,甚至到了会直接互相派人暗杀,正面强袭的地步。
多亏了伊洛维兹,如果不是他挡住了起码十七波以上的杀手,我和阿哈罗诺夫再怎么机敏恐怕也没办法这么顺畅的活下去。
不过到了最后时刻,也不在会有什么杀手了。
各位大臣和实地贵族都选好了边站,甚至各大集团军都已经开始投注。
接下来的斗争,就不再是宫廷内的小打小闹,而是真正的战争。
所以,在这场浩大的帝国内战即将开始之前,阿斯莫代十二世莫名暴毙于寝宫这件事,没有任何一人关注。
他早就该死,这死亡不过是一个信号,皇帝子嗣内战的前兆。
而杀死他的人正是我。
“我不能容许你死在其他人手中,哪怕是你的寿命和疾病。”
潜入寝宫,坐在垂死老人床沿的我如是说,这语气冷漠的令自己都陌生。
与此同时,扼住老人脖子的手更加用力,甚至捏碎了骨头:“‘父皇’……哈,是你把我叫回来的,如果你不叫我回来,我或许还在西边种葡萄,偶尔探索一下遗迹,悠哉的喝酒享乐。”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的死是你咎由自取,尽管后悔吧。”
“后悔……哈,你也会,被你的孩子这样杀死。”
老头子虽然无法说话,但是他的灵魂却在传讯,笑着传讯:“这就是我们家族的命运,真怀念啊,一百三十五年前的那个秋天,我也是这样扼住了我父亲的喉咙……或许是一杯毒酒?我忘记了。”
“米哈尔,唯一敢弑父的皇子,你果然是最适合当皇帝的那个,你的那些兄弟姐妹都不配和你争锋……所以,你当知晓,这样的结局,就是皇帝的宿命。”
他言之凿凿,带着几近于命运的宿命感。
但我却只觉得可笑。
神级强少
宿命?孩子?未来?
不。
不会了。
我才不会有什么孩子,有什么妻子。
我不会让他们来到世间,忍耐苦难的折磨。
就像是如果我能选,我绝对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多么可悲啊……孩子诞生于世并非取决于自己,而在于父母,他们无法拒绝,无法选择,被迫的降临在这充斥悲哀和无奈的世间,所以才会哭泣吧。
无论是皇家的子嗣,还是普通人家的儿女,在这方面,都是一样的。
我比谁都清楚,埃安世界的万物众生,每一个都在忍耐着与生俱来的折磨,无论是固定村庄中,我曾经和阿哈罗诺夫和伊洛维兹遇到的那个被丈夫还有父母接连想要杀了吃肉的村妇,还是,移动都市里,那些活着也不过是薪柴,唯一的意义就是被抓捕烧掉的魔化者和平民。
魔化病和天灾,简直就像是世界对生命的诅咒。
他们都是一样的,并非是贵族的他们,只要活着就又艰难,又痛苦,甚至后悔自己的诞生。
而贵族也不是不艰难,只是他们还没到时候。
我会成为他们的噩梦。
最终,我成了皇帝。
那些无聊的兄弟姐妹,一个个都弱小的可悲,他们从未见过世间的苦难,也不理解什么这个世界的本质,他们一出生就在为了当皇帝而奋斗努力,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愿望和思想。
他们活着,就为了当这种皇帝?狗屎,甚至不如乡下农民想要去城里见识市面的愿望!
战胜他们,杀死他们,都是如此无趣,伊洛维兹和阿哈罗诺夫为我高兴,我却无聊地想要打哈欠。
当皇帝这种狗屁事情简直让人想吐,各大贵族,各大集团军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刚刚登基的我说什么都不算话,而整个阿斯莫代帝国境内更是贵族横行,帮派林立,哪怕是帝都也是各式各样小偷小摸的人横行,巡逻士兵甚至没办法抓捕他们,因为他们大多都有着关系。
天知道这样的国家有什么存在的意义,难不成就是让那些贵族活的和条蛆一样无脑吗?
不如早点毁灭的好。
我不止一次想要放弃皇位,把这个傻逼一样的王座和冠冕扔在脑后,让那些脑袋里面发霉的贵族和我兄弟姐妹不知道遗留在哪儿的私生子去争个痛快。
我宁肯去山里面和熊过日子,一齐打猎捕鱼,也不想呆在这个腐臭的坑里。
但是我的朋友们却总是劝说我。
“你既然不喜欢,那就让他们改啊!”
狗日的青春之夢落雨季 解羽花
他们颇为无奈,似乎根本无法理解这种选择:“你现在可是皇帝!想要让农民都吃饱,让盗匪绝迹,让犯罪降低……你总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我们会帮你的!”
行屍走肉
“是啊,无论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和你在一起!”
我很感动。
那时的我,真的很感动,非常感动。
总是有人在你最厌烦这个世界的时候,为你带来对这个世界的信心,伊洛维兹和阿哈罗诺夫的确令我明白过来,如果未来我想要抛下皇位去探索世间奥秘,那起码也要把这个帝国整的像是个国家,像模像样一点才行。
这样的话,至少像是当年那样,卖给我们坏面包和霉熏肉的奸商会少一点。
所以我决定去当一个合格的皇帝。
制定重法,改革农业,平定地方贵族的叛乱,剿灭盗匪,和那些带着我兄弟姐妹名号叛乱的叛军作战。
我竭尽全力,绞尽脑汁,击溃了一个个帝国境内的贵族山头,成为了阿斯莫代帝国真正说一不二的掌权者,我的农业改革令这个世界最大的秩序文明所有人都能吃上不会饿死的米,我的重法杀了一百万人,吓坏了一千万个潜在的犯罪者,在未来救下了一亿位受害者。
仅仅是二十年不到,我就令整个帝国的人口翻了一倍。
圣君,明君,帝国中兴,鼎盛时代。
他们都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我,形容这个时代,他们赞颂,欢呼。
而这样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我沉浸在这种喜乐中,心中还再筹划究竟如何才能让帝国变得更好……称赞带来的成就感,至少能让日子不那么无聊。
直到那一天,我再一次知晓了命运的无情。
一年夏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
星河大時代
那是来自皇家观星台的专业数据,他们侦测了是数千年的天象数据,最终在最近这么几年得到了一个确凿无疑的结论。
天穹之上,那正在照耀我们的光辉,即将熄灭。
——圣日将熄。
彼时,无论是农田还是村庄,是城市还是皇宫,都会被永寂的冰寒覆盖,化作虚无的冰霜碎片。
我,伊洛维兹,阿哈罗诺夫,乃至于埃安大陆上所有的势力都不能避免,我们的统治,改革,殚思极虑后才制定的全新律法以及后续的改革步骤,都是无用功。
世界将要毁灭,不可逆转,至少我想不到有什么方法能逆转。
虽然距离世界末日还有数百年,可数百年能做什么?更何况不需要一百年,圣日就会衰弱到不能让人生存的地步。
在那一瞬间,我仿佛又一次回到了童年,无尽的恐惧和焦虑充斥我心。
即便成为了皇帝……我的生命,还有命运,依旧不能由己。
那个愚蠢的老头死了,可是这个世界仍在折磨我,折磨着万物。
我已经不想探险,不想去什么远方了,我放弃了愿望和梦想,为了当一个合格皇帝,呆在这个无聊的位置上这么长时间,只是为了如何让这个国度变得更加美好。
我渴求的,仅仅是一点自由,可以无需忧虑就呼吸的权利,一点可以被握住的东西……
我只是不想恐惧。
我不理解,为什么就连这种愿望都无法实现。
我憎恨这个世界。
……
苏昼和太阳皇遥遥对视,两人的目光交错,划过漫长的距离,投注在相互的身上。
他一时间愣住了,因为苏昼的视觉产生了强烈的反差。
太阳皇的源能和现实视角,是明亮到极致,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即便是在南境,也能清晰看见正在地平线处亮起的光晕,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环那样,平等地照彻四方。
太阳皇这个称号的确没有虚假,倘若燃灵炽炬带来的能量也是这般强大的话,那么它恐怕真能和一个小太阳一样照耀埃安世界,保障帝国绝大部分人口活下去。
但是,在噬恶魔主的视角中,太阳皇所在的位置,他的存在,却是一片漆黑。
蜜愛寵婚:總裁的心尖萌妻 淺茶淺綠
彻彻底底的黑,没有丝毫光芒,也没有丝毫恶意,就像是宇宙中的黑洞那样,什么也不存在,既没有气息,也没有意义,纯粹的虚无。
不,还是有的。
苏昼能感应到……在虚无的核心处,有一种凝聚到了极点,最为无差别的憎恨。
对他,对世界,对大地和天空,对存在的万物,乃至于对自己的憎恨。
这仇恨不可理喻,无法理解,苏昼很难想象一个人究竟要怎样才能累积出这样的恶意,乃至于让他的灵魂显露不出半点光明。
光明和黑暗,如此极致的反差,令可以同时看见多个视角的苏昼感觉相当难受。
“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才能变成现在这鬼模样?”
他忍不住摇头,恶魂鉴赏大师此刻也不能评价太阳皇的灵魂——论起复杂程度,苏昼曾经吃过的一切恶魂都不配给太阳皇提鞋。
毕竟苏昼的对手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伟大存在的眷属和眷族,而众所周知,作为那些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中最强大理想主义者的追随者,就算是再怎么邪恶,那些眷属也是纯粹信念的恶人。
换而言之,就是坏的比较单纯,不做作也不稀奇古怪,甚至还有自己的理想。
但是,太阳皇不一样,他的思维,想法,灵魂和信念中糅杂了太多的东西,苏昼一眼看去,就能看见先驱,混沌,神木,黄昏,还有其他各式各样,天知道是宿命,终结,轮回,归一还是协调的玩意。
这味道比他还杂了!
【我就知道,‘你’会出现。】
而遥远的彼端,太阳皇凝视着苏昼,他的目光毫不意外,但言语间,似乎并不是仅仅指的是‘斯维特雷教授’,而是另一种意义的存在。
果不其然,很快,他便再次开口:【无论我想要做什么,永远都会有人让我所思所想变得毫无意义……这个世界,究竟要折磨我至什么地步?】
【自最初纪元至如今,八万年的历史,四个纪元的兴衰,从未有人可以复苏的燃薪神木,居然在我决定毁灭这个不可挽救的世界时被人重新栽种成活。】
苏昼能够感应到,在太阳皇那听似平静的语气中,蕴含着的,是浓烈到化不开的憎恶:【是啊,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明明我下定了决心要拯救世界,却告诉我我们都是弑杀造物主之神的后裔,注定不可能被原谅。】
【明明我放弃了拯救世界,想要带领人们离开埃安,却发现虚空之外的世界依然被无穷黄昏之光笼罩。】
【我殚思极虑数十年,始终无法找到破解燃薪神木本源传承的方法,既复苏不了神木,也重燃不了太阳,除非我燃烧自己照耀世间,不然就没有第二个选择……当我决定要摧毁这个该死的世界时,能够拯救一切的‘你’又出现了。】
听见这话,苏昼不禁抬起眉头。
“他居然能看见虚空中的黄昏之光?”
黄昏世界群和封印多元宇宙的绝大部分世界集群不一样。
因为黄昏的强大,在这里,虚空不再被凝滞,世界和世界之间不再是清晰的冰凝虚空,而是混乱无比的时空乱流。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依照伊洛维兹和阿哈罗诺夫所说,他们打算引燃圣日最后的一丝力量,并以燃灵炽炬作为火炬,照耀黑暗,引导虚空方舟在时空乱流中穿梭至其他世界。
但就算是这样,想要看见覆盖在黄昏世界群中的薄暮之光,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这个存在对伟大存在的气息十分敏感,且又强大到能察觉到这点微妙气息的地步。
而且,很微妙。
苏昼知晓,倘若阿哈罗诺夫和伊洛维兹没有说谎,那么太阳皇的确在知晓世界末日后,又振作了一段时间,总结出了如何在最大程度上挽救文明的方法,可行度和未来可期程度远超其他势力的计划。
但不知道为何,他最终又放弃了。
看来,这是因为他看见了虚空之外,笼罩了几乎整个黄昏世界群落的薄暮之光。
那的确是颇为令人绝望的场景,倘若人们不知道黄昏是个究极自闭症,而是觉得黄昏是造成世间一切苦难,毁灭和终末的元凶,指不定会绝望到自杀也说不定。
【你没有杀死伊洛维兹,我有点遗憾,又有点可惜。】
此刻,苏昼能听见太阳皇遥遥传来的神,语气淡漠无情,带着些许嘶哑:【你杀了他,我就可以获得他的灵魂,就像是阿哈罗诺夫那样。】
【你没有杀他,我却又有些庆幸,我最好的朋友,果然还是应该由我亲自动手,融入我的体内。】
“……?”
苏昼被对方这话说的愣住了,他低下头看了眼同样听见这句话,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伊洛维兹,目光不禁变得复杂起来:“好家伙,这就是你当朋友的方法?可还真新奇。”
【新奇吗?】
即便隔着半个大陆,近十万公里的距离,太阳皇的神念依然可以与苏昼清晰交流,他颇有些奇怪道:【可这做的难道和你不是一样的吗?我明明看见,你的体内也有无数人的灵魂。】
【南境血之神木中汇聚的灵魂,此刻难道不是都在你的体内吗?怪异的家伙。】
电子冥府——苏昼在自己体内构筑的灵魂储存器官。
自来到埃安世界以来,苏昼基本将绝大部分自己遇到过的亡魂,都收纳进自己的电子冥府中,虽然未必有什么意义,但是总比这些灵魂在超高浓度的源能侵蚀下消失来的好。
而太阳皇也在做一样的事情,他也在收集灵魂。
“等等?”
所以,听到这里,苏昼不禁睁大了眼睛,他想到了一个颇为匪夷所思的可能:“难不成,你是为了保护那些人的灵魂,所以才将那些人的生命收入自己的体内?!”
【你在说什么?】
这一次反倒是太阳皇困惑地皱起眉:【难道你不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成就永恒的不灭者,才收集那些灵魂的吗?】
一时间,寂静充斥了整个南境的天地。
可怖的沉默持续了漫长的时间。
苏昼握紧了拳头,他深呼吸了一次,然后吐出一口气:“……为什么?燃灵境界已经是不朽……”
但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突然愣住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来,在埃安世界,因为神木之陨,异常的源能环境会令燃灵境界的强者加速‘极限化’,进而将自己演化成一个源能特异点。
近乎黑洞的超高密度源能将会抹杀燃灵强者的一切,这令诸多纪元中足以比肩神祇的强者,结局不是自灭,就是化作薪柴,作为圣日的火种。
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昔日最初燃薪神木本能的自救方法,也就是在自己体内的世界催生出众多强者,并以环境令他们作出选择,要不是自灭成为特异点,要不就是恢复神木的力量,让祂得以重生,恢复自然秩序。
但是埃安世界不一样,燃薪神木残留的思念已经堕落成为黄昏之龙,它已经不可能再次复苏。
苏昼也没有办法让祂复苏,实际上,苏昼根本就是以大道之树的印记,重新用自己和燃薪神木的部分躯体,塑造了一颗全新的,很像是燃薪的新神木而已。
所以,对于埃安世界的修行者而言,理论是应当是永恒的不朽境界,却是最易腐朽自灭的‘燃灵’。
他们最初的修行观念和印象就不一样。
太阳皇想要追求真正的永恒,再也正常不过了。
“但是,阿哈罗诺夫和伊洛维兹,难道不是你自微末时相识的朋友吗?”
可苏昼仍然困惑,他还是有些无法理解太阳皇的逻辑。
倘若对方只是吞噬其他人用来成就究极生命,那姑且也就算是一般邪恶,这种邪恶苏昼见得多了,倒不如说这才是一般恶人的逻辑。
但就算是这样的恶人,也不会想着非要把自己最好的朋友给吃了——最起码也要等到决裂后吧?可依照苏昼的所见所闻,不谈假装看不见的伊洛维兹,阿哈罗诺夫之前,几乎可以算是默认太阳皇的所作所为的!
虽然某种情况这算是包庇邪恶,是共犯,是邪恶,但这反而也说明了友情的坚固啊!
【我问过了。】
而太阳皇回答道,语气平静:【他们都说愿意为我死。帝国的百姓都说过愿意为我尽最后一份力,乃至于肝脑涂地。】
【我不需要他们肝脑涂地那么惨,只是有必要的时候为我提供力量就行,作为帝国意志的主体,伊洛维兹和阿哈罗诺夫不死,我就没办法得到更多权限。】
【说了愿意为我而死,结果到头来都不愿意。】
“……哈?”
这种话你都当真?!
头一次,自出生以来,乃至于修行之后。
穿梭了诸多世界的苏昼,头一次因为一个邪恶存在邪恶的太过纯粹,所以目瞪口呆。
他被对方的无耻和不可理喻震撼了。
因为太阳皇的思维太过令人感到匪夷所思,苏昼破天荒地忍不住追问:“你究竟是什么毛病?埃安世界的源能有问题,其他世界未必啊!你就老老实实准备文明迁移,未来当个圣皇不行吗?”
【虚无。】
但太阳皇却干脆利落地回绝这种可能:【延续文明?延续这个无趣的文明?虚无。】
虽然相隔遥远的距离,但苏昼仍然能知晓,此刻的太阳皇没有与自己对视,而是抬起头,看向了高天。
【一切事情都是虚无,无论怎么努力,最终的结果都是毫无意义。】
【我的母亲,那个糟老头子,还有愚蠢的兄弟姐妹,全部死的都和路边杂草一样,看着那些被我击杀在他们要塞中的尸体,我只能觉得虚无。】
【不仅仅是埃安世界,在任何世界,努力地办到任何事情,又有什么益处?皇子和父亲的战斗发生过无数次,贵族和平民,穷人和富人的斗争更是如此,人类永远无法和平相处,这种愚蠢在任何世界恐怕都不会例外,斯维特雷,你的灵魂告诉我我猜想的并没错。】
金发的少年低下头,苏昼再一次感应到了太阳皇那漆黑寂静的目光:【我缔造的王朝终将终结,纪元轮回不休,世界也会毁灭,就像是埃安这样,为了这样的存在而付出努力,一切所作所为简直就像是笑话。】
【而且,在新的纪元,也会发生和旧的纪元一样的事情……凡是太阳所照之地,又有什么是曾经没有出现过的?人民仍然要承受无尽的苦难,智慧者依然要为世界缔造的种种难题而苦恼,而无论是我怎么做,做什么,人们总是如此,有了钱就享乐,没有就劳碌。】
【在过去,我父亲统治的年代,穷人辛勤劳作不得食,富人沉溺于享乐,而我的时代,富人变多了,穷人有了点吃的,但无非还是劳碌和享乐,都是虚无。】
太阳皇严肃道,他的声音庄严地在天地间回荡:【人和畜生无异,我和蝼蚁也无异,我如若死了,无论是怎样的死,又有什么结果,结果都是一样的,我并不比任何人高贵,死了就是虚无,赞美和唾弃都毫无意义。】
【所以,我要打破这个轮回,探寻到从未有人发现过的全新地域,做从未有人做过的事情,见证所有一切不曾有人知晓的奥秘。】
【我要成就永恒,打破恐惧,找到不一样的可能性,终结这腐朽虚无的现世,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抬起手,指向苏昼,随后太阳皇握拳,更加庞大明亮的光晕在天际彼端升起,甚至就像是圣日降临在了人间:【为此,我需要燃料,这个旧世界就是薪柴——而你,斯维特雷,你就是薪王,一个人就敌得过众生的强者!】
他的言辞清晰,意志就像是太阳,无休止地朝着四面办法波动,证明这位皇帝坚定的意志。
太阳是孤独的,也是唯我的,他照耀众生,只是附带,如若需要,众生也不过是他燃烧的薪柴。
而苏昼此刻,也终于明白了过来。
他终于明白,这个太阳皇那浑身混杂无比,蕴含着一个个伟大存在气息的缘由了。
那是,和自己一样的味道。
在已知的诸多正确中,寻觅自己的正确。
但是,苏昼也知晓,对方和自己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一点。
那就是,太阳皇是一个‘怪物’。
这个男人明悟了世间的真理,有着从不可能中寻觅出可能性的智慧,他甚至挣脱了黄昏虚无的拥抱,从万事万物的轮回繁复中超越而出,并想要打破轮回,寻觅不一样的可能性,迈向从未有人见过的远方。
他想要终结‘错误’的,由燃薪神木构筑的旧世界,创造一个全新的新世界。
他只是想要永恒的生命,然后去办到这一切,去完成自己心中的正确。
这有错吗?
没有,倒不如说太正确了,如果苏昼有足够的时间,他恐怕也会重塑埃安世界,而不仅仅只是种个神木凑合着过。
但,就算是太阳皇知晓一切正确的理论,就算他明明已经领悟了虚无和意义的之间,‘相对’的正确。
可他却永远只能想到自己。
甚至从逻辑中,就不存在其他人的位置。
苏昼曾经以为自己自私过,但是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那点自私,和怪物的唯我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修行之旅 90瓶子
——————
他简直就是无私圣母!
“你这家伙……已经不是人了。”
低声自语,已经理解太阳皇所思所想的苏昼,不禁低声自语。
或许是觉得所有世界都即将毁灭,亦或是每个世界都和埃安世界一样绝望且充满苦难,所以太阳皇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他数次挣扎着从虚无中挣脱而出,并重新拾起自己放弃的梦想。他一次又一次地受到世界的打击,被堵住了前路,但最终仍然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出口。
阿斯莫代十三世在过去,或许的确是一位好皇帝,他确实有才能,也有实力,更作为善良的一方努力过——不然的话,伊洛维兹和阿哈罗诺夫不会如此信服,一直追随他,直至最后也依然对他怀有一丝希望。
但现在,他不过是一个纯粹的恶。
它只是,一头唯我的怪物。
而怪物的结局只有一个。
无需多言——
抬起头,与对方那金色的眼眸对视,苏昼握紧了拳头,上面有着青紫色的光辉正在燃起,然后愈发深沉,化作业火,炽燃烧灼。
“我要杀了你,太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