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bgo优美小說 官企 txt-第183章 這個處長鑒賞-uu1hs

Home / 都市小說 / zbbgo优美小說 官企 txt-第183章 這個處長鑒賞-uu1hs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
刘大发接到梁家才的通知后,首先反对。
“突然冒出这个,什么竞选,耍人吧。我这个处长,当得好好的,没犯错误吧。”
“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这也是一种锻炼嘛。”梁家才和颜悦色。
刘大发拉长了脸,说:“锻炼个屁。分明就是变着法子整人。我知道,你梁副总,想不出这个。这一准是远峰那小子想出来的。”
这时,梁家才肯定要帮远峰说话。
“刘处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了解情况,瞎叨叨。据我所知,这个点子,是郑晓海想出来的。”
“不可能。”刘大发看着梁家才离开的背影,两只手叉在腰间。
说起来,处长并不是好大的职务,但对刘大发来说,处长这个叫法,还是挺让人爽的。
无论到哪里,被人叫成“刘处”,那个感觉,凭空地,会让人飘起来。
即便是走在大街上,有单位的人认识他,叫一声“刘处”,那周围就有投过来的目光,可是羡慕嫉妒恨了。
外人不知道,以为他就是市府什么处的处长。
絕色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醉貓
现在,这个被人叫得可以爽的职务,有可能因为什么狗屁竞选,闹没了。
说白了,他对自己没有信心。
没学历,没真本事的人,到了这个关口,心里是虚的。
刘大发的眼珠子转了转,上楼去,进了郑晓海的办公室。
“单品类销售策略,是个什么鬼?”刘大发进门,就扔出这一句。
郑晓海对刘大发这样的冒失,眉头皱起,瞬间又展开,笑了,说:“你说是个什么鬼,就是什么鬼。”
刘大发问:“可以随便扯吗?”
“要扯到点子上。”
“怎么扯?还不是和多品类一样的销售。我就不相信,哪一个可以牛到,用什么独特的方法。”
也难怪刘大发这样想。郑晓海也这样想。销售就是销售,弄出个单品类销售,远峰这明显就是玩噱头。
武極道峰 So期待
郑晓海以为自己看出来这中间的名堂,远峰就是借着这个噱头,排除异己,为他在远程公司一统天下扫清障碍。
“领导。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说这个单列分公司的点子,是你出的。你好好地,给远峰出这么个点子。”
郑晓海现在可是冤啊。他想抵赖,说这个点子不是他出的,说不出口。按五个产品组建分公司,确实是出自他的嘴巴。
现在,他要是说,那只是随口一说,谁信啊。
郑晓海没想到,远峰怎么就想到了这一出,不但是以单品类组建五个公司,还要把销售和生产分厂捆到一块。
寒門妻:爺,深夜來耕田
现在,这个事,已经越弄越离谱。
国安局里的阴阳师:凶煞
刘大发说:“领导。你出了这么个点子,可是伤到我了。”
这次的事情,郑晓海很被动。在远程公司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一件事,像这次,被动到他没有解释的机会。
“领导。我的能力,只有你最清楚。要不是你对我了解,你也不会用我。现在,我就指望你了。”
郑晓海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有些后悔,当初,田婷的那个事,那批货,当时,真的不应该让刘大发去处理。
当时的刘大发,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很朴实的一个人。
没想到,自从处理了田婷的那化货后,刘大发整个人都变了。给了他一个处长当,还不满足,时不时拿着几张发票,跳过副总张原过来要报销。
现在,郑晓海对刘大发的评价:一个无赖,
武凌天下 冰镇大鸭梨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个了。我的头,大了两圈。你就先应付了这一回。到时,看情况,我再想办法。”
刘大发在郑晓海这边发发牢骚后,转身走了。牢骚发了,他还得回去准备竞选演说。胳膊扭不过粗腿啊。
到了一楼,刘大发遇见四处的处长沈平。
“老兄。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准备什么呀。我这像个没头的苍蝇,到处窜呢。跑市场,我可以。让我演说,我能说什么。就那些销售的技巧,真到说的时候,自己都感觉没有味道。”
刘大发说:“只给十分钟,哪能说清楚。我一个人,就要一个小时。”
沈平说:“十分钟比一个小时好啊。说再多,没用的。人家已经内定了。用脚后跟也可以想象到,这次的竞选是个什么结果。”
听沈平这样说,刘大发心里就越发地虚。
刘大发家中。
晚饭后。
自然地,夫妻俩要讨论参加竞选的事。
开始时,还是慢声细语。可,说着说着,老婆来气,声音也就大起来。
“刘大发。我告诉你,这一次,你这个处长要是弄没了,我去找远峰。凭什么?我要他给我一个说法。”老婆飙起高音,左右隔壁邻居都能听见。
“拜托了,老婆。你声音能不能小些啊。”
“怕什么。我就是要说到让全公司的人,都能听见。你怕他,我可不怕。反正,我这一生,不想当官。”
“老婆。我还得在远程公司混啊。”
老婆看刘大发这时,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声音也就小下来。
声音小,想说的话还是要说:“大发。你好好准备。不就是十分钟的演说吧。我相信你的口才。不要说十分钟,就是十个小时,你可以一口气说,还不带喝水。”
“知我者,莫过于我老婆。”
老婆两只手叉到腰间,说:“这一次,我肯定要为你出头。我就不信,远峰敢把你这个处长拿掉。”
面对老婆这时的样子,刘大发只能是用手在额头上挠着。
刘大发老婆在远程公司是有名声的。
全公司从上到下皆知,她是母老虎。
传说,她杀鸡时,从来就不用刀,只是把鸡提着倒立状,甩那么几下,就直接把鸡的头扭断。
终归是传说,没人看见她这样干过。
有人到刘大发面前核实。
刘大发告诉来核实的人,“传的走样了。她没有那么厉害。只是,家中的刀钝了,没有磨刀石。她也是没有办法,就借着那个刀口上,把鸡的脖子扭断了。只干过一回。后来,我重新买了一把新刀,她就不这样干了。”
听老婆说,要为他出头,刘大发没有感激,只有担心。他真的怕老婆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老婆。万一。我说万一,我要是竞选失败了,咱们,就认命吧。”
“不行。就是竞选失败了,也不能做缩头乌龟。我说了,竞选失败,我去找远峰讨要说法。”
刘大发问:“远峰要是不理睬呢?”
“我让他脑袋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