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起點-第四百二十一章 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閲讀

Home / 歷史小說 / 人氣玄幻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起點-第四百二十一章 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閲讀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有巡考的提调,把苏宸提前交卷的消息告诉了徐铉、刺史、润州知府等人,引起了这些官场大员的强烈好奇心。
刺史王超越微笑道:“江左苏郎,提前两个时辰交卷,看来发挥稳定,没问题了。”
徐铉捋须一笑,苏宸能发挥好,他和韩熙载等人,才能够安心啊。
目前孙党在朝廷的声势逐渐回升,不少当地读书人和才子,纷纷愿意加入孙党阵营,成为韩熙载、徐铉等人的门生,这都是因为苏宸名气的吸引力。
金陵城内,一些六七品的年轻官员,官职和地位较低,也在往孙党靠拢,因为他们得知苏宸是韩熙载的门生消息,又救治了皇后和皇子的病,都能猜想到,孙党水涨船高,势力很快就要上升了。
“也不知他写的什么词和文章,真想一睹为快啊!”知府权衡之有些好奇和心痒。
徐铉哈哈笑道:“秋闱有规定,不可以提前看到考生卷子内容,所以,还是等到糊名和抄录之后,才能判卷看到,这是规矩,不可破哦!”
“那是,科举乃国之根本,不可触犯。”
“过两日就能看到了,依我猜,肯定又会有名篇佳作问世!”
徐铉听二人说完,点点头道:“那就让我等拭目以待吧。”
黄昏来临,到了戌时,全场考生都要交卷了。
考生们有的兴奋,有的抱怨,有的抓狂,有的平静,神情百态,几家欢乐几家愁。
候世杰、贺从文、高彬等大才子联袂走出考场,并肩而行,讨论着考题情况。
“今年的文卷考题并不算难,咏花的词,平时也都有写过,以花喻人,想必诸位都写的不错吧?”高彬询问。
贺从文点头道:“的确写过一些,但是,正因为不难,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写过,所以,要压过别人,反而更难一些,拉不开差距啊!”
候世杰也赞同此观点:“词不容易拉开差距,关键就看游记的文章了。这个题目虽然比往年看似随意一些,但却不容易写啊,要求言之有物,抒发治国之论,又要对仗工整,韵律适合,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地点为契机,才能展开,不知贺兄和高兄都写的什么来破题?”
高彬道:“在下写的是《洞庭游记》,游览洞庭湖之美景。”
贺从文淡淡一笑道:“在下所写的是《赤壁游记》,登赤壁观赋,引出三国争霸,以古喻今。”
侯世杰称赞道:“贺兄这个破题点,想的不错!”
高彬看向前方一道身影,忽然道:“那不是秦兄吗?”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三人喊住了前方十几米处的秦思哲。
秦思哲转身,拱手道:“候兄,高兄,贺兄,秋闱试卷,答的如何?”
侯世杰拱手笑道:“还成,不知秦兄的文卷,游记一题,写的什么?”
秦思哲似乎对自己的文章很自信,微笑着说道:“《芙蓉楼记》,以芙蓉楼观长江之浩荡,抒发对江北和中原的感叹吧。”
侯世杰赞叹一句:“妙啊,《芙蓉楼记》立意更高一些。”
贺从文摇头道:“不过楼记可不容易写,有前朝王勃的《滕王阁序》、阎伯瑾的《黄鹤楼记》珠玉在前,其它出名的楼记可就没有了,秦兄写楼记,看来想要挑战一番了。”
秦思哲自信笑道:“正因为写的少,才有机会获得考官的青睐,而且,在下觉得写的还行,只看是否能入考官的眼了。”
三人点头,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不过,风险也大,具体成绩如何,只有等放榜才知晓了。
“怎么没有见到江左苏郎出来?”高彬四处张望,没有发现苏宸的身影。
“不会是没有答完卷子,在考场懊恼着吧?”侯世杰忍不住哈哈笑道。
秦思哲也转身,的确没有看到苏宸身影,露出一抹冷漠笑容。
他们几人算是接近戌时,提前了片刻交卷出来,没看到苏宸身影,自然觉得他应该在后面。
这时候,一位与苏宸同排考场的考生从四人身边走过,忍不住讥笑道:“江左苏郎,提前两个时辰就答完试卷,早就交卷走人了。”
贺从文惊讶问:“提前两个时辰,他把后面的综合卷也都答完了?”
“反正都答满了,不然,干嘛那么早交卷!”那名士子说完,就走开了。
“我靠,提前两个时辰,这也太牛了吧!”
“看来解元非他莫属了。”
秦思哲不以为然道:“哼,交的早又如何,文章的好坏跟速度无关,等放榜再看高下吧。”
秋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判卷的日子。
润州的考生们,都在家里翘首以盼,等待三日后成绩放榜。
贡院内。
许多批卷的官员正在如火如荼,认真仔细的审阅卷子,进行评分。
每一份卷子由六人共同参阅,给上上、上、中上、中、下五个评分区,若是六个评委都给出了上上,那自然是评分最高了。
“啧啧,这篇《芙蓉楼记》还不错啊!遥望长江,逸兴思飞。行波澜之轨,淌千年之流。贯穿东西,气凌万河之首;扶摇上下,卷渡九霄之水。望江北之地,遍地烽烟,虎狼在侧。卧江南之域,物宝天华,温文尔雅。然则兵戈将至,书生佩剑当起……”
室内的不少判卷官员听闻这几句,频频点头,这篇文章,当属上品了。
“楼记相当难写,此文颇有盛唐之气象了。”
一名官员好奇道:“此文,该不会是江左苏郎所作吧?”
其余判卷者接过,也都在观赏全文过后,给出了不低评判,整体而言,算是上品的水准,已经是他们审卷大半数量后,很高的评价了。
徐铉轻轻微叹,若这《芙蓉楼记》真是苏宸所作,虽然可以入一甲内,但是,却没有很惊艳的感觉,他自己也能写出这个水准的文章来。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惊呼一声!
“啊,啊啊,这个,这个!”
“季长兄,怎么了,这般大呼小叫!”有人看着坐在首位接卷的中年评卷官员,失声惊叫着,实在有失礼仪,遂好奇询问。
“这篇《岳阳楼记》真是牛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绝对可以成为千古名篇啊!”周季长仍然在兴奋大叫着,更加失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