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六十八章 所謂的極限相伴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六十八章 所謂的極限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云神君?”听着玄的言语,众位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一愣。
“不错,正是云神君。”玄点着头,目光当中满是莫名之意,“守卫东海之滨,乃是重中之重,故而才是有云神君率领那定止军镇守于斯。”
“但诸位道友们可曾了解过,以云神君在兵法战阵上的造诣,他能统帅的大军,到底有多少人,若是给他足够的大军,那他麾下之大军扩散开来,又能守住多长的防线?”
听着玄的话,汤谷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皆是神色蓦然——他们所有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之间忽略了这个问题。
自吕道阳被扑灭之后,云中君在众位先天神圣们的眼中,其形象便是和那第一支定止军勾连到了一起。
在那一支庞大无比的定止军的威势之下,所有的先天神圣们,在想到了云中君的这个名字之后所生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忌惮,甚至于畏惧。
再之后,他们所想的,便是要如何压制云中君的威势。
东海一战之后,不要说令云中君统御更多的大军,便是云中君麾下的那一支定止军,都已经是和云中君割裂了开来,一直到现在,天地局势将变,这一支定止军,才重新回到云中君的麾下——至于说云中君到底能够指挥多少的大军,到底能够控制多广阔的战场,他的极限到底是怎样,这一点没有任何人清楚,毕竟,在这一方面上,没有任何的水平能够达到云中君的程度,自然也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探得出云中君的根底。
当然,最重要的是,此刻的东皇太一眉宇之间已经是一片凝重——知己知彼这四个字的重要,每个人都清楚无比,而他作为一个势力的首领,对这一点,更应该是有着最极致的把握,而他也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是以,自他出关以来,一直都在想办法布局,在扩充东海的情报体系,以求最大限度的将这天地之间所有势力的底细都摸得清清楚楚——到如今,除了一直都被笼罩在迷雾当中的洪荒大地之外,其他的三海都已经是在多年的战争以及探查当中,在东皇太一的脑海当中有了相当明确的轮廓,对于那些太乙道君,那些先天神圣们的性格,交际等等信息,甚至是那些太乙道君们的想法,志向之类,东皇太一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才是他想要调整战略大局,想要以和平的方式统一四海的底气。
然而在这一刻,在龙母玄说起了知己知彼的这个‘己’的时候,东皇太一才是陡然惊觉,他将注意力都罗大了‘彼’的时候,却是在不经意的忽略了‘己’的存在——诚然,那些太乙道君,各位先天神圣的能力,他都非常的了解,但云中君呢?
所有人都知晓,云中君麾下那一支战无不胜的定止军,所有人都知晓,云中君在战场上的统御之能,能够扩展到数个海域,但也就仅限于此而已——似乎是所有人都将这一些信息,当做了云中君所能做到的极限,却从来没有人想过,这只是云中君当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他真正的极限,或许还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
连自己这一方真正的实力都不甚了解,这对于东皇太一这位有志于洪荒天地的王者而言,可以说是一个无法容忍的错误。
“是我疏忽了!”东皇太一起身,朝着玄一礼,“若非是玄道友警醒,只怕这错误还会继续蔓延下去!”东皇太一言语肃然,“如今,云神君坐镇于东海之滨,难以抽身而至,我等合力挪定时空,请云神君降下化身至此,再商东海之事,如何?”
东皇太一的目光在众位太乙道君们脸上扫过。
……
当诸位太乙道君们联手破开空间,令唯一的不会被那定止军的军气酥所排斥的东皇太一出现在云中君面前的时候,云中君脸上的惊愕,几乎是无法言表——这一刻,他几乎是以为十二祖巫已经是找到了另一条道路,直接杀进了汤谷,这才引得诸位太乙道君们合力而至。
但一直到他通过那直接连通道大军内部,只能容一人落下投影的通道将自己的投影落到了汤谷当中以后,他才知晓了为什么东皇太一他们会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将自己给引到这汤谷来的原因。
“自己的极限在什么地方?”听着这些太乙道君们的问题,云中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给这些太乙道君们一个怎样的答复。
汤谷当中,一众太乙道君们分为三个部分端坐于不动的方位,征伐的一系的太乙道君们,都列于云中君的背后,而在云中君面前的,便是白泽,以及其背后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在旁边,便是以三清道人为代表的那些‘闲云野鹤’,以及代表着龙族的玄和敖。
在东皇太一问出了那所有人都不曾关注过的问题之后,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将自己的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这一个投影之上。
而云中君则只是沉默——极限,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极限!
战争的本质,便是以己之强,攻敌之弱,以己之弱,避敌之强。
而在望气术之下,这所谓的战争,就真的只是一个没有任何难度的游戏而已,所有的统帅们费尽心机想要掩饰的一切,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展现在云中君的面前——除非是对手最弱的一环都超过了云中君最强的一环,又或者是双方的实力太过于悬殊,就算是云中君麾下的大军杀到自己累死,也都难以撼动对方的大局,否则的话,在这样的战争当中,云中君几乎是不可能会失败。
至于说他的极限,对他而言,他的目光所及之处,便是他的极限!
他能够看到什么地方的气运,他所能掌控的战场,就有多么的庞大——不过,这个答案,很显然不是在场的太乙道君们想要知晓的答案。
“没有遇到过极限,我又如何能知晓自己的极限?”良久之后,云中君的声音,才是在这汤谷当中响了起来,言语当中所表现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寂寥,还是狂傲。
——听起来,似乎是有些寂寥,但在众位太乙道君们的眼中,却是实实在在的狂傲。
覆灭东海就不说了,那个时候,东海上连一位太乙道君都不曾出现,但在之前的东海之战,云中君率领大军干涉那上百位太乙道君们之间的战局,然后在数以百倍计的对手面前,牢牢地将对手的军气封锁于外,令这些太乙道君们的战局不受到任何的干扰。
这样的两件事,就算是那些太乙道君们做了,也都是能够津津乐道,被传唱无数万年的传奇,但在云中君的口中,这却连他的极限都没有感觉到,不,不是没有感觉到极限,而是令他连一点儿的压力都没有感觉到——道理很简单,若是感觉到了压力,那就说明已经快要触及极限。
“不过,虽然极限是什么我不能保证,但有一点我却是可以确信的。”
“只要给我足够的兵力,我便可以将这东海之滨守得滴水不漏,就算是十二祖巫亲至,也休想是破开我的防线。”云中君面色坦然的看着汤谷中的众位太乙道君。
而众位太乙道君们,此刻尽皆无言。
在这一场将要面临的变局当中,他们最大的难关,最大的压力,便是来自于巫族,而现在,云中君却宣称自己能够以一己之力,将源自于巫族的压力给挑起来,令诸位太乙道君们可以心无旁骛的关注其他三海的局势,这对于这些太乙道君们而言,是怎样的震撼?
“当真?”东皇太一的身躯稍稍前倾,这一刻,就算是他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悸动,若是云中君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以一己之力守住东海与洪荒大地的边界,那他们能够从中抽出来的太乙道君,在其他的方向上,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至于说云中君所需要的那些士卒,无非就是人而已!
有了那星空之界作为底蕴,东海各族的发展,无论是气运,还是资源,亦或是传承,都没有了任何的难关,如今东海当中最不缺的,便是那些寻常的人手。
内心无比感慨的同时,东皇太一更是在庆幸,还好这一场汤谷之会当中,龙母玄也来到了汤谷,并且她准确无比的看到了云中君的作用和价值,那等到他们在这汤谷当中将一切商议妥当,抽出四五位太乙道君来带着大军去往东海与洪荒大地的交界处防备巫族的话,那得耽误多少的事?
“你要多少人手?”片刻,东皇太一便立刻再一次的问道,放下了对云中君的质疑。
而在云中君的背后,那些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看着云中君的目光当中,有隐隐的光华浮现出来,甚至,在他们的目光当中,还有些许的崇拜——只有同样久经战事的他们,才能够知晓,云中君这轻飘飘的一句‘只要有足够的兵力,我便能将巫族大军拦于东海之外’言语当中,有着多大的分量!
他们这些太乙道君们,就算是已经登临太乙之尊,但他们所能够保证的,也只是一个海域的战场,能够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超过了一个海域,那就得听天由命,这还是这海域一片平静,根本就不曾有什么地势之变的情况下——而在东海和洪荒大地的交界处,那不停变幻着的海岸线,那海岸线上,雄绝奇诡的山脉沟壑,以及藏在其间的,就算是一支大军钻了进去都未必是能够从容脱身的死地绝地,不知几几,要守得东海滴水不漏,那就必须要将这些东西也都考量进去。
这得需要花费多大的心力?
“这要看东皇陛下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了。”
“若只是要守住这东海边境不失,那除了这一支定止军以外,在调来千余亿的人手,也就足够了,我可以保证,大军之下,一个巫人,都不可能接触到东海的波涛。”
“若是陛下想要择机反攻,席卷洪荒大地的话,那我要的大军,便得再翻一倍,除此之外,还需要几位太乙道君作为锋头,以破开巫族的防线。”
“当然了,这过程之间,龙族的点将台,也依旧是必不可少的。”说到这里,云中君便是朝着另一边的龙母玄点了点头。
“反攻洪荒大地?”听着云中君的回应,一众太乙道君们,都觉得浑身上下的气血都是激荡了起来。
巫族席卷大地之后,绝大多数的先天神圣们,都被他们从洪荒大地上给赶了出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是太真道人这般已经封了山门道场的太乙道君,也不得不离开洪荒大地,可想而知,巫族对一众先天神圣们所带来的压力。
对于生养自己,孕养自己的道场,每一位先天神圣,每一位太乙道君,都是眷念无比,若不是真的到了逼不得已,又有谁愿意离开自己的道场在四海当中漂泊?
这刹那之间,就算是已经在东海开了金鳌岛作为别府的三清道人,目光当中也不由得露出了意动无比的神色——这一刻,他们恍若是看到了自己重新踏上洪荒大地,重新回到自己道场的希望。
“还是以守御为主吧!”最上首处,东皇太一的目光变幻,神色阴晴不定,良久之后,他才是压下了‘反守为攻,杀入洪荒大地’这件事给他带来的压力,“巫族毕竟势大,当缓缓图之。”
“纵杀入洪荒大地,我等也难以持久,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合四海为一,引天地诸族入得星空之界,之后才是与巫族开战的时机。”
“遵令。”云中君也不着急,只是神色从容的朝着东皇太一点了点头,“巫族蠢蠢欲动,若是陛下决意由我一人独守东海之滨,那我这就要回转军寨当中调动大军,令大军分散于东海之滨的各个角落,以作为骨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