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重返1990 線上看-第一百零六章 逆子陳東青?展示

Home / 都市小說 /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重返1990 線上看-第一百零六章 逆子陳東青?展示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再给老子说三道四,别怪老子抽你!”
陈东青举着手里的竹条,对着起哄的那人喝着。
旁人他还得顾忌下亲戚颜面,但是眼下这人,分明就是个好事之徒,用得着给他面子?!
那人瞧着差不多四十左右,胡子拉碴,整个人瘦得跟个猴似的,再搭配上对狐狸眼睛,看着就很猥琐。
见着这人的脸,就觉得这人不是个老实人。
被陈东青盯着,他还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嘴。
“要不是你爸妈向我们求情,求我们买你家的破地破田破房,我才懒得过来!我看买你们这房子和地,也晦气得很!我勉强出价五万收了!这算是亲友价了!”
果然猜得没错!这群家伙!就是过来想趁机来哄弄自己父母,想低价收田收地的,自己家里这么多的地,怎么可能就值这么点钱?!
越想越生气,陈东青忍不住在他眼前晃悠晃悠那根竹条,他便立马畏畏缩缩地卷成一团。
“我可是你表堂叔父!你、你敢打我?!”
“表堂叔父?什么表堂叔父?”
这称谓,陈东青还第一次听。
表叔父就表叔父!堂叔父就堂叔父!
什么又堂又表的?!
“就是你表叔父的堂叔父!就叫表堂叔父!”
陈东青听了这话,心底冷哼一声,真不知道这帮所谓亲戚过来干什么的!
表叔父的堂叔父!
这关系得多疏啊!
想想就知道!要不是为了好处,谁会费这么大功夫过来?!
“我用得着理你吗?咱们四舍五入一下,都不算是亲戚!想捞好处滚远点,别打我家的主意!”
陈东青没脾气再跟这群捞好处的‘亲戚’啰嗦,直接一声怒吼,拎着手中的竹条,怒瞪环视了一圈,让那些‘亲戚’纷纷收起嬉笑的嘴脸。
但是还有一人,翘着二郎腿,阴阳怪气地在旁边说话。
“听说这陈东青管教不严犯错,现在一看……唉……”
眼见着又有一个装大头鬼的,陈东青二话没说,直接给他甩了一棍。
竹条细又长,被轻轻一甩,就发出了一阵破空的音爆轻响。
接着,竹条一下子落到那人所坐椅子的扶手上,愣是敲掉了上面的漆,打出了一道白痕。
“让你说话了吗?你有哪门子的远房亲戚啊!看看你坐没个坐像,你爹妈没教过你怎么坐吗?!”
那人被这么一吓,浑身都抖了一抖,本来翘着的二郎腿,也被吓得耷拉下来。
但是看看旁边这么多人盯着,那人还想争回几分薄面,便大声喊道。
“陈东青!你!”
“你什么啊!我吃你们家大米了?还是借你们家的钱了?你管得着我?”
陈东青没有让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喝断!
“你要是不爽,就赶紧滚出去,你要是老老实实,我还能给你几分薄面!”
被喝了俩句,那人也老实了,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面,就连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在房子里面和房子外面的!我不管你们是打着什么心思过来的,只要你们敢对我们家有一点歪心思,我弄死你们!”
陈东青对着所有人放着狠话,可把老妈刘玉香吓得半死,整个人捂着胸口,掩着额头就作势要晕过去。
父亲陈海听了这些话,从刚刚被夺棍的懵逼状态解脱出来,更是气得不行。
“陈东青!你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爹了?!”
“不是!你起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陈东青回头对着自己老爹没好气地一说,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重返1990 起點-第一百零六章 逆子陳東青?相伴
市区里面的人,等着他指挥,年市的人,现在也联系不上,那头工厂也帮不上忙了。
眼下能动用的三十万块在两个星期里面赚十万,说来容易也不容易,说难也不是很难。
可就是没有主意!这点时间,用来想办法,总比跟这些想要捞好处的混球吵架要好!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返1990-第一百零六章 逆子陳東青?相伴
“爸!你们先听我说,我这边欠的钱,虽然听起来多,但其实压根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欠十万还没有什么问题?!陈东青!我看你是在城市里面呆了几天!以为自己翅膀硬了!脑子也傻了!”
陈海听见自己儿子说十万没什么,但是血压就蹭蹭往上升,要不是平时劳作锻炼得多,他这一生气,直接就要爆血管!
“爸妈,我跟你们摊牌了,我是跟你们说谎了,我其实是瞒着你们去创业当老板了!”
“我欠的也不是十万,我这下是欠了四十万!还不是光四十万,是四十六万,差不多五十万!你们要把房子和地什么的,都卖了也帮不上我!”
陈东青赌气地这么一说,干脆将所有事实都说了出来。
“本来我是想和张文博合作,他负责货源,我来负责渠道销售……本来卖的好好的,也赚了十来万……”
“我就想着这个生意,要做好做大!我要让爸妈住上大别墅,顿顿吃上大鱼大肉!所以我跟着更大的老板去年市,开了一家制衣厂!”
“我现在!是年市的一家制衣厂厂长!手底下二十多个工人,还有三条流水线,每天赚的钱!可是按千计算的!”
“结果那张文博觉得我这个渠道好做,他不想利润给我,想自己吃掉分成,给我做了个套,让我欠下这么多钱,但我已经有三十多万的资产!我现在只差这十万!”
“我不需要家里卖田,我也不需要家里卖地卖房!都是那个破林旭给我胡扯!所以你们也别想在这时候捞什么好处!统统给我滚!”
低价买田买地买房!
乘人之危!
这群王八还真干得出来!
眼看着陈东青回来坐镇家中,屋外那几个小年轻,也都在门口议论起来。
“那……那现在到底是欠多少钱?”
陈海听得是一头雾水,但是听儿子这么说,又好像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似的……
“除去我赚的,现在就欠十万!这个十万我在两个星期里面赚得回来!而且以后咱家越来越富!本来想着过几个星期,就把你和妈都接去城里住的!”
一听到,要接陈海夫妇到城里住,那帮亲戚嘴脸又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