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三百三十二章難受推薦

Home / 現言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三百三十二章難受推薦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南意棠太了解安知意了,怎么会看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你哭过了?”
安知意精心做的伪装的妆容,南意棠这么快就看出来了,让她瞬间破工了。
“恩。”安知意知道瞒不过去,所以索性不瞒了。
“是简老师,还是秦越欺负你了?”南意棠有些后悔了,或许不应该让他们三个人共同出席这样的场合的。
“也没有啦,他们都已经离开了,现在,我不会再伤心了。棠棠,只是偶然知道了一些当年我不知道的事情,现在很有些感慨而已。”
“是简老师把当年离开的事情告诉你了吧。”
“是,以前不知道的时候,多余这段感情,我一直靠着对于他的怨恨和不解活着,我以为,只要等到了,或者他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我就不会再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了。然而,我现在是什么都知道了,可我还是一点都不觉得开心,怎么办?我以为我是受害者,可是,原来我怨恨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安知意说着,眼眶不知不觉得开始红了。
“傻丫头,那些事情,也不是你所想,不是吗?别难过。”
“对不起啊,今天你结婚这么大喜的日子,我却在你的面前哭哭啼啼的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些,我宁愿你跟我把你心里不开心的事情都说出来,也不要你在我的面前强装开心。”
南意棠就陪着安知意一直等到了晚宴开始,安知意心里难过,却始终对于她跟秦越分手的事情闭口不提。
安知意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连她自己的脑袋里都是晕晕乎乎的,她的脑海里盘旋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从前和简洛寻,和秦越的种种,越发的觉得,感情这些事情竟然如此的复杂。
从过去到现在,安知意始终没有真的看清楚过。
到了晚宴的时候,更加的热闹了,秦北穆带着南意棠一个个的去给自己的亲友敬酒,他们两个挽着手,接受所有亲友的祝福。
新人敬酒,亲友会送上一份小礼物,重要的不是钱,而是这份礼物的寓意和祝福,来自于世界各地的,来自于各个家庭的,别有风格的小礼物,都是属于他们的祝福。
潜龙
不一会儿,他们的小百宝箱里已经装满了礼物了,有福娃娃,也有草戒指,还有水晶等等,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这些礼物的价值要远远超过那些简单的红包。
亿万玩偶 蓝夜影
敬酒结束之后,南意棠去换了一件衣服,回来之后,就看到了漫天的花雨,从四周落下,纷然洒落在自己的身边,南意棠抬起头,看着玫瑰花语,有些愕然。
周围的灯都熄灭了,仅剩下的灯在面前铺出来一条笔直的路。
这是,秦北穆给她准备的惊喜吗?之前婚礼排练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环节的。
南意棠的心里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沿着灯光走过去,每走到一处,灯光都会慢慢的亮起来。
灯终于不再移动了,南意棠一抬头,发现周围一下子又全部都亮起来了,秦北穆就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拿着戒指。
“棠棠,所有的誓言,我都已经说过了太多遍,可我想,你应该是听不厌的。我带着戒指,今天挡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我还是想用最珍重的方式,告诉你。我爱你,秦北穆爱南意棠,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事情。我会用行动去证明,我会爱你一辈子。”
秦北穆拿出了戒指来,非常认真的握着南意棠的手,给她带上。
其实,她跟秦北穆的山盟海誓,经历了那么多,心态早就已经很平和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当秦北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郑重的和她说我爱你的时候,她忽然觉得鼻子一酸,很想掉眼泪。
“秦北穆,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我所有的幸福,都是你给我的,你让我知道什么是爱,我南意棠这辈子,也只会爱你一个人。”
南意棠也给秦北穆带上了戒指,在这种时候,她深刻的明白了仪式感的意义,大概就是这样吧,在两个人的心里彼此的悸动,是深印在骨髓里的承诺。
秦北穆一把将南意棠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两个人相拥相吻着,如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怎么都不肯分开。
“我爱你,我爱你。”
南意棠哽咽着,侧着头接受秦北穆的亲吻。
安知意和其他人一起鼓着掌,她笑的那么开心,可是笑着笑着,心里升腾起一股悲伤的情绪,她真的很羡慕,南意棠能够有一个这样她义无反顾的爱着,也同样义无反顾的爱着她的男人。
或许,这是她这辈子都不会拥有的。
安知意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将自己的眼泪给咽了下去。
安知意有些喝多了,一杯接着一杯的,她的朋友不少,在酒席上也玩得开,没人拦着,喝的毫无阻拦。
“别喝了。”
简洛寻抓住了安知意的手腕,不许她再继续喝下去了。
安知意愣了一下,循着声音转过头去,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因为喝的脑袋晕乎乎的,所以脑袋思考的都没有那么灵光了,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扬起了一丝笑容。
“简老师,没关系,我想喝,我可以喝。”
“你不能再喝了,不然会难受的。”
安知意的身子已经摇晃了,差点就要摔倒了,幸好简洛寻站在她的身边,及时的扶住了她。
“你头晕了,是不是?不能再喝了,别让自己难受。”
“难受?”安知意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是,就算是我不喝,我也会觉得好难受啊,怎么办呢?’
简洛寻的心里一疼,手越发的握紧了,轻声的说道:“那先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不好意思,各位,她有点喝多了,我先扶她去后面的休息区休息一会儿,你们继续。”
宫囚 陌上邪
说着,简洛寻便扶着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