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251、什麼是城分享

Home / 歷史小說 / 有口皆碑的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251、什麼是城分享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他曾经是庆元城的门侯,守城门是他的本职工作。
所以,不管走到哪里,他的本能反应就是看这个地方的城墙和城门。
但是,站在白云山上,他没有看到白云城的城墙和城门。
一个没有城墙和城门的地方,那不是集镇吗?
怎么可以称之为“城”?
他很是不解。
刘阚笑着道,“白云城不需要城墙,永远都不需要。”
他实在想不出会有谁想不通会来攻打白云城,那和送死几乎没有区别了!
如果是别的地方,但凡大军出征,肯定会有留守的官兵,但是,三和没有,基本是倾巢而出!
即使是官兵走了,三和还有三千捕快。
三和的捕快主要脱胎于和王府侍卫和三和的民兵队,他们修习会元功最久,六品、七品遍地飞,四品、五品多如狗。
官兵们有时看到他们都是绕着走,毕竟惹着了他们,真的有可能被摁在地上暴揍。
更何况,三和是全民皆兵,老弱妇孺看着不起眼,许多都已经化劲!
甚至于学校里的许多孩子都特别能打。
谁要是嫌命长,尽管来找茬!
“为什么不需要城墙?”
姜毅好奇的道,“自古就没有不需要城墙的城池!”
刘阚笑着道,“城墙的主要用来防范敌人,但是我三和却是不需要,通常情况下都是直接御敌于百里之外。”
姜毅竟然无言以对。
车队进城,善琦亲自迎接,安置于和王府的对面——都指挥使司,这是林逸的意思,先由一群老头子给他做思想工作。
得让庆王爷明白他当前的处境,不然怎么可能心甘情愿花这个买命钱?
庆王在管家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刚落脚,总感觉脚下有一块松软的东西,抬起脚,发现地上有一团不明物体,已经被自己踩平了。
“鸡屎!”
庆王四体不勤是真的,但是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居然一脚踩在了鸡屎上!
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要受这样的屈辱。
“父王!”
林淳赶忙给他顺背。
“王爷,还是里面请吧?”
谢赞带着陈德胜等人过来,只是微微欠了一下身子。
“哼!”
林淳冷哼一声,与管家一起搀扶着。
院子里鸡屎更多,旁边还有鸡在旁边咯咯直叫,见到这么多人,受到惊吓,扑棱着翅膀往院墙上跳。
庆王止住步,说什么都不肯再踏进一步。
最后管家找来了竹辇,但是,却是没有人抬,庆王府的侍卫和家仆全都关押在庆元城,至今还没有放出来。
庆王爷那肥大的身子已经坐了上去,管家最后一咬牙,与一个小厮,一起把竹辇抬了进去,放下之后,直接大喘气。
庆王看着眼前狭**仄的房间,恨不得直接转身走人。
但是,他知道,肯定走不了,也就忍气住下了。
一连住了有十日,每日吃着让他难以下咽的食物,喝着跟馊水似的酒。
最难熬的是这炎热的天气,大汗淋漓,日日难以入眠。
简直是度日如年,只能把脾气发泄在家眷身上,几个小妾已经被他打的遍体鳞伤。
他想出门,但是院子里的鸡屎是他的拦路虎。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实在不忍见。
刚刚摔完一个杯子,谢赞走了进来。
谢赞笑着道,“庆王爷,和王爷有请。”
庆王冷哼道,“我以为他要一直要做缩头乌龟呢,这会终于肯见我了?”
谢赞道,“庆王这话谬矣,三和大军出征,进都城勤王,自然是千头万绪,日理万机。”
林逸站在王府门口,打着哈欠,看着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的肉球,赶忙迎过去,张开双臂,一把搂过去,高声道,“皇叔,许久不见,你又瘦了!
本王看的心疼啊!”
旁边的人听得尴尬不已!
这他娘的是昧着良心说话啊。
庆王怎么可能瘦。
“和王爷,”
庆王等林逸松开手,才终于有机会说话,“近来可好?”
“好个屁,”
林逸叹气道,“想必三和进都城勤王的消息皇叔也是知道的,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什么都要钱,家底子薄,额这就差上街做相公了。
行了,咱们进屋细说,外面太热了。”
他后悔刚才抱庆王了,两手全是油腻腻的,恶心的他差点没吐出来。
进屋坐下,等茶上来后,林逸笑着道,“皇叔,请喝茶。”
“多谢。”
庆王看着林逸这和蔼可亲的态度,居然没有一点儿脾气了。
他只喝了一口,便觉得难以下咽,与他在都指挥使司喝的别无二致,再看林逸,居然喝的甘之如饴。
终极保镖 西门小布
“哎,”
林逸叹气道,“让皇叔笑话了,三和偏野之地,实在是没什么好招待的。”
“本王还怕叨扰了和王爷。”
庆王看着林逸的表情,感觉不到一丝作伪的痕迹。
林逸接着道,“皇叔能来,是本王的荣幸。
本来早就想着宴请皇叔的,只是这三和出征,大事小事,全要本王操心,今日才得以与皇叔见面,还望皇叔见谅。”
庆王道,“和王爷辛苦了。”
“哎,”
林逸皱眉不展道,“兄弟阋墙,说起来真是让外人笑话了。
三和自古就是蛮夷之地,说是封王,其实就是发配,我这么说,皇叔同意吧?”
庆王似模似样的叹气道,“这倒是苦了和王爷。”
他其实也挺赞同这话的。
是个人就不会来三和!
“来都来了,本王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就想着在此勉强度日,了此残生,谁让我是父皇最不喜欢的儿子呢?
都怪文不成武不就,自己没本事。
如今二十来岁了,别说正妃,连个侧妃都没有,皇叔身为男儿,应该知道其中的苦楚,每日都是碾转反侧,难以入眠。”
林逸说着说着眼泪水在眼眶上打滚,“皇叔,你说我都混成这样了,我这些兄弟,特别是雍王,还要处处针对我,置我于死地!
我本来想着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他们居然还勾结寂照庵来暗杀与我!
皇叔,我实在没有退路了啊。
男子汉大丈夫,不蒸馒头也得争口气!”